财经资讯

在德国医生成为反疫苗者的“靶子”

发布日期:2022-07-26 04:08   来源:未知   

  在曾经的西方“抗疫优等生”德国,新冠肺炎疫情迅速恶化。美联社报道称,截至11月28日,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576万例。11月25日,德国疾控机构宣布,该国已有超过1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成为继俄罗斯、英国、意大利和法国之后,第5个达到这一数字的欧洲国家。

  “我们不得不为10万名新冠病毒受害者哀悼,这是个非常悲伤的日子。不幸的是,目前每天都有超过300人死亡。”当天,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我们仍然处于(疫情数字的)指数级增长中。今天我们看到的病例,基本上将在10天或14天后进入重症监护室。”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德国各地的医院“重症监护床位正在耗尽”,该国南部和东部的一些医院开始将病人转移到其他地区。

  “必须让新增病例数尽快大幅下降。”巴伐利亚州医院协会总干事罗兰德·恩格豪森告诉德新社,“否则,到了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前所未见的戏剧性局面将出现在我们眼前。”

  专家们指出,虽然日新增病例数居高不下,但德国目前的新冠死亡率并未飙至高峰,这是因为新冠疫苗降低了病例转为重症的几率。

  “接种疫苗是摆脱这种大流行病的办法。”准备接替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的朔尔茨说。ABC称,朔尔茨希望在养老院进行强制性新冠疫苗接种,并考虑“将这一措施扩大到其他人群”。巴伐利亚州州长泽德11月28日再次强调,只有强制接种疫苗才能结束德国社会的分裂,这也是战胜疫情的“唯一机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为了向未接种疫苗者施压,德国从10月11日起施行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取消免费的新冠病毒检测,除了儿童、特殊疾病患者等无法接种新冠疫苗的群体,民众接受检测须自掏腰包;未接种者如果因新冠肺炎被隔离,无法获得工资损失补贴。石荷州州长君特等政治人士表示,就强制接种疫苗展开广泛讨论,能“加大对未接种者的压力”。

  要求强制接种新冠疫苗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抗议的声浪也日渐高涨。医务人员发现,他们成了疫苗反对者发泄怒火的“靶子”。

  “越来越多的德国医生报告称,他们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反对者的恐吓邮件。”印度“巴拉特特快”新闻网称,医疗机构中“山雨欲来”,人们绷紧了神经。

  全科医生埃里克·博登迪埃克是萨克森州医学协会主席,他告诉德国“德国之声”电台,近日他公开呼吁强制接种新冠疫苗后,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恐吓已经让他“习惯了”。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支持他的发言,愤怒的反疫苗人士则将各种人身攻击塞进他的电子邮箱。有人痛骂医务人员都是行刑者,“应该把你们都枪毙了”,还有人威胁要对他采取法律行动。

  “人们的攻击性和极端主义情绪高涨……一些医生收到了死亡威胁。”博登迪埃克担心,一些医生顶不住压力,会放弃支持新冠疫苗,这将影响当地的抗疫努力。在德国16个州中,萨克森州的疫苗接种率最低,截至11月下旬只有57.9%。它也是德国人均感染率最高的州。

  图林根州医学协会发言人乌尔丽克·施拉姆-哈德尔说,包括她自己在内,该州有许多医务人员报告收到了恐吓信。这些信大多批评新冠疫苗“很危险”,指责医生们在做人体实验。

  在图林根州医学协会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几位医生讲述了他们遇到的“愤怒的病人”。当他们对病人进行例行询问以了解其免疫情况,或是问其是否接种了新冠疫苗时,病人突然暴跳如雷。“这些是医生需要掌握的情况啊。”施拉姆-哈德尔说,疫苗反对者不再信任医生,一些人断然拒绝所有防疫措施,“把目光投向阴谋论”,认为医务人员跟联邦政府的“黑暗势力”是一伙儿的。他们四处“人肉”医务人员的名字和地址。

  一些医生选择投诉,或将恐吓信交给警方。很多医生当它们不存在,这使得受到威胁的人数很难被精确统计。

  受到严重的匿名恐吓后,柏林一家管理新冠疫苗的诊所10月被迫关闭数日,并聘请了私人保安。该诊所的名字没有被公开,医学界不愿评论此事,以免事态升级。柏林医学协会的发言人表示,民众和医务人员都因疫情而深感疲惫,“双方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威胁成了家常便饭,特别是对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宣传新冠疫苗的医生来说。下萨克森州医学协会发言人托马斯·施皮克尔指出,关于防疫措施和新冠疫苗的辩论越来越情绪化,一线医务人员首当其冲地承受着人们的情绪,这让整个卫生系统紧张。

  “一些人打电话给诊所的时候,似乎误以为医生是决策者。”施皮克尔说,疫情开始以来的每一天,医务人员都处在“交叉火力”中,一直在拿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冒险。

  据“巴拉特特快”报道,据估计,德国有1500万有资格接种新冠疫苗的人拒绝接种,他们中的很多人情绪激动。柏林和勃兰登堡州全科医生协会主席沃尔夫冈·克雷舍收到过匿名恐吓信,还有病人对他说:“我希望你们都因为提供疫苗而受到惩罚。”克雷舍认识的一位医生不再为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因为有人伪造了她的办公室印章,四处冒用,迫使她不断向警方解释。

  虽然遭遇了种种不愉快和恶言恶语,但克雷舍并不气馁。他说,人们吹毛求疵,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堪重负。

  “他们不听,不想接收任何信息,只想赶快打完疫苗,然后离开。你看得出,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克雷舍说。

  在曾经的西方“抗疫优等生”德国,新冠肺炎疫情迅速恶化。美联社报道称,截至11月28日,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576万例。11月25日,德国疾控机构宣布,该国已有超过1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成为继俄罗斯、英国、意大利和法国之后,第5个达到这一数字的欧洲国家。

  “我们不得不为10万名新冠病毒受害者哀悼,这是个非常悲伤的日子。不幸的是,目前每天都有超过300人死亡。”当天,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称,“我们仍然处于(疫情数字的)指数级增长中。今天我们看到的病例,基本上将在10天或14天后进入重症监护室。”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德国各地的医院“重症监护床位正在耗尽”,该国南部和东部的一些医院开始将病人转移到其他地区。

  “必须让新增病例数尽快大幅下降。”巴伐利亚州医院协会总干事罗兰德·恩格豪森告诉德新社,“否则,到了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前所未见的戏剧性局面将出现在我们眼前。”

  专家们指出,虽然日新增病例数居高不下,但德国目前的新冠死亡率并未飙至高峰,这是因为新冠疫苗降低了病例转为重症的几率。

  “接种疫苗是摆脱这种大流行病的办法。”准备接替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的朔尔茨说。ABC称,朔尔茨希望在养老院进行强制性新冠疫苗接种,并考虑“将这一措施扩大到其他人群”。巴伐利亚州州长泽德11月28日再次强调,只有强制接种疫苗才能结束德国社会的分裂,这也是战胜疫情的“唯一机会”。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为了向未接种疫苗者施压,德国从10月11日起施行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取消免费的新冠病毒检测,除了儿童、特殊疾病患者等无法接种新冠疫苗的群体,民众接受检测须自掏腰包;未接种者如果因新冠肺炎被隔离,无法获得工资损失补贴。石荷州州长君特等政治人士表示,就强制接种疫苗展开广泛讨论,能“加大对未接种者的压力”。

  要求强制接种新冠疫苗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抗议的声浪也日渐高涨。医务人员发现,他们成了疫苗反对者发泄怒火的“靶子”。

  “越来越多的德国医生报告称,他们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反对者的恐吓邮件。”印度“巴拉特特快”新闻网称,医疗机构中“山雨欲来”,人们绷紧了神经。

  全科医生埃里克·博登迪埃克是萨克森州医学协会主席,他告诉德国“德国之声”电台,近日他公开呼吁强制接种新冠疫苗后,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恐吓已经让他“习惯了”。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支持他的发言,愤怒的反疫苗人士则将各种人身攻击塞进他的电子邮箱。有人痛骂医务人员都是行刑者,“应该把你们都枪毙了”,还有人威胁要对他采取法律行动。

  “人们的攻击性和极端主义情绪高涨……一些医生收到了死亡威胁。”博登迪埃克担心,一些医生顶不住压力,会放弃支持新冠疫苗,这将影响当地的抗疫努力。在德国16个州中,萨克森州的疫苗接种率最低,截至11月下旬只有57.9%。它也是德国人均感染率最高的州。

  图林根州医学协会发言人乌尔丽克·施拉姆-哈德尔说,包括她自己在内,该州有许多医务人员报告收到了恐吓信。这些信大多批评新冠疫苗“很危险”,指责医生们在做人体实验。

  在图林根州医学协会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几位医生讲述了他们遇到的“愤怒的病人”。当他们对病人进行例行询问以了解其免疫情况,或是问其是否接种了新冠疫苗时,病人突然暴跳如雷。“这些是医生需要掌握的情况啊。”施拉姆-哈德尔说,疫苗反对者不再信任医生,一些人断然拒绝所有防疫措施,“把目光投向阴谋论”,认为医务人员跟联邦政府的“黑暗势力”是一伙儿的。他们四处“人肉”医务人员的名字和地址。

  一些医生选择投诉,或将恐吓信交给警方。很多医生当它们不存在,这使得受到威胁的人数很难被精确统计。

  受到严重的匿名恐吓后,柏林一家管理新冠疫苗的诊所10月被迫关闭数日,并聘请了私人保安。该诊所的名字没有被公开,医学界不愿评论此事,以免事态升级。柏林医学协会的发言人表示,民众和医务人员都因疫情而深感疲惫,“双方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威胁成了家常便饭,特别是对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宣传新冠疫苗的医生来说。下萨克森州医学协会发言人托马斯·施皮克尔指出,关于防疫措施和新冠疫苗的辩论越来越情绪化,一线医务人员首当其冲地承受着人们的情绪,这让整个卫生系统紧张。

  “一些人打电话给诊所的时候,似乎误以为医生是决策者。”施皮克尔说,疫情开始以来的每一天,医务人员都处在“交叉火力”中,一直在拿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冒险。

  据“巴拉特特快”报道,据估计,德国有1500万有资格接种新冠疫苗的人拒绝接种,他们中的很多人情绪激动。柏林和勃兰登堡州全科医生协会主席沃尔夫冈·克雷舍收到过匿名恐吓信,还有病人对他说:“我希望你们都因为提供疫苗而受到惩罚。”克雷舍认识的一位医生不再为人们接种新冠疫苗,因为有人伪造了她的办公室印章,四处冒用,迫使她不断向警方解释。

  虽然遭遇了种种不愉快和恶言恶语,但克雷舍并不气馁。他说,人们吹毛求疵,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堪重负。

  “他们不听,不想接收任何信息,只想赶快打完疫苗,然后离开。你看得出,他们的压力也很大。”克雷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