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生活

苏联驱逐舰“哗变”事件:勃列日涅夫曾给出命令:必要时击沉它

发布日期:2022-08-02 21:26   来源:未知   

  美国好莱坞曾经出品过一部惊心动魄的大片~《猎杀红十月号》(The Hunt For Red October)。

  这部军事动作片演绎了一位极富有正义感的苏联资深潜艇军官马科·雷缪斯,因为对苏共体制的极度失望,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军官,趁着出海训练的时候,开着苏联当时最先进的携带26枚潜射弹道导弹的台风级战略导弹核潜艇“红十月”,涉险奔向“美国自由世界”的一段惊险曲折的经历,以及围绕着此事展开的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战略博弈、军事对峙、诡诈莫测的情报战等种种扣人心弦的故事。

  要说这电影的出品质量,算是相当可以的,情节紧凑,环环相扣,逻辑上也没出现很明显的纰漏,特别是该电影的主题曲及其它配乐,都搞的气势磅礴、振奋激励,很有苏联红色音乐的带感。

  对于这部电影,很多人说,它是根据冷战史实改编,原型是1975年,苏联警戒号驱逐舰叛逃事件。

  但如果你稍微了解一下苏联海军1975年的这起叛逃事件,就会发现,当年的策划者,驱逐舰副舰长兼政委瓦列里·米哈伊洛维奇·萨布林,他的初衷,跟美国电影里面演绎的恰恰相反——萨布林政委认为,这时的苏联和勃列日涅夫整个领导层,已经偏离曾经的理想,放弃了列宁主义,走在了错误的道路上。

  他筹划的是要发起“第二次十月革命”,想学习当年的阿芙乐尔号,宣布“起义”,然后在国际社会的全面关注下发表电视讲话,“帮助”苏联和苏共党中央回到他认为的“正确道路”上,并非要“叛逃”去投奔什么西方“自由世界”。

  1917年11月7日阿芙乐尔号的炮声宣告了十月革命的开始。修复后它至今仍停在涅瓦河畔,用做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萨布林政委的结局,和《猎杀红十月号》里最终成功拥抱了西方“民主自由”的那个苏联指挥官雷缪斯,也是截然相反的。

  当1990年,《猎杀红十月号》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瓦列里·萨布林政委坟头上的荒草,早就两尺高了....

  《猎杀红十月号》剧照,电影把战斗平台换成了潜艇,苏联军官的理想更是给改得大相径庭

  1975年11月9日凌晨,刚刚睡下的勃列日涅夫被机要秘书的电话惊醒,而电话里传来的内容,则更让原本被搅了清梦就已经非常恼怒的勃列日涅夫马上暴跳如雷——阻止它或者击沉它!

  就在前日的11月7日和8日,莫斯科才刚刚举行完了十月革命胜利第58周年纪念日活动,勃主席的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谁能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海军少校,竟然能在大半夜,让超级大国的最高领导人瞬间陷入暴怒。

  根据后来的一些当事人的回忆和俄罗斯联邦时代公开的档案,整个事件的原委,大致是这样的。

  时间回到11月8日,也就是十月革命纪念日的第二天,大部分苏联人还在“十月节”的休假当中(十月革命发生在俄历的10月,公历的11月7日)。

  不过,停泊在苏联加盟共和国拉脱维亚的首都里加港的一艘波罗的海舰队1135型“风暴海燕” 级警戒号驱逐舰,则按指令补充了足够的弹药和燃油,准备执行日常战备巡航任务。

  按原计划,当晚上11时20分,“警戒”号将驶出里加港,开往列宁格勒(现在的圣彼得堡)。

  晚22时左右,驱逐舰的副舰长兼政委萨布林少校来到了舰长办公室,说是有情况向舰长波图利内海军中校汇报。

  他很轻易地就把舰长骗到了一间备用储藏室,波图利内海军中校突然被藏在暗处的萨布林的亲信水兵沙因一下子打昏了过去,然后二人把舰长绑起来反锁在了里面。

  随后萨布林政委马上通知舰上的16名军官和海军准尉们来会议室集合,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讲。

  他在会议上说:“舰长波图利内海军中校身体出现了突发疾病,无法指挥军舰,我作为副舰长,将暂时接管军舰的指挥权。”

  萨布林还激动地宣布——“我们的军舰最终将驶往十月革命的摇篮——列宁格勒!”

  听了政委同志的一番话,大家都愣住了,似乎....这萨布林这分明是要“起义”的节奏啊。

  很快,现场一半的军官都直接表示了反对,他们说——傍晚19点的时候,大家一起用餐的时候舰长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得见不着人了?我们要见到舰长波图利内中校,再做决定!

  但这些反对者,马上就被萨布林事先安排好的水兵们冲上来制服了,剩下的8个人只得纷纷表示——我们“服从”政委同志的安排。

  这时,一名叫弗尔索夫的中尉军官虽然表面上也举手同意了萨布林政委的决定,但却颇有心机。

  他趁人不备偷偷溜了出去,偷偷跳入冰冷的海水中,奋力向岸边游去,要向加里的苏军基地汇报萨布林这个惊人的“起义”计划。

  摆平军官后,萨布林又立即召集军舰全体人员开会,讲了自己的思想与计划。最终,舰上165名官兵里有150人举手支持。

  显然,在基层水手中,政委同志很具威望,更有号召力和群众基础,他们多少都愿意服从命令,执行萨布林宣布的“伟大任务”。

  次日凌晨两点,上岸后的弗尔索夫一路狂奔,门都没有敲就闯进了波罗的海舰队副司令柯索夫海军中将的办公室。

  他看到这名浑身湿漉漉地,神色慌张,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海军中尉,并没有恼怒,而是命令勤务兵赶紧拿来干毛巾,又递给他半杯酒暖身体。

  弗尔索夫中尉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警戒号上发生了哗变,主持哗变的政委可能要携舰叛逃的经历。

  最初,柯索夫中将以为他是喝多了在撒酒疯——整个苏联军队系统刚刚调资,再加上“十月节”给的补贴,特别是军官们的待遇,要远高于普通公职人员,这时候,怎么可能有人要主动叛逃呢?

  正当柯索夫中将继续质疑弗尔索夫中尉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封发自“警戒”的电报。

  原来,舰上的一名军官也心有不甘,找机会在无线电收发室,偷偷地向基地发出了“警戒”号哗变的电报。

  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上报了莫斯科最高党中央,于是就有了勃列日涅夫主席在睡梦中被惊醒,并下了狠命令的那一幕。

  与此同时,要做第二个“阿芙乐尔”号的“警戒”号,正以30节的高速度,行驶在波罗的海。

  他也转达了勃列日涅夫的指示,并强调——军舰上的最新型装备、密码、还有机密航海图,这些东西是万万不能落入他人之手的,要尽可能拦截,如果情况不允许,必要时,予以击沉。

  按照紧急规划,苏军出动了颇具规模的立体拦截力量,波罗的海舰队、海军航空兵、从水上、空中展开了对警戒号的拦截行动。

  那边,萨布林没料到舰上会有人如此机灵的通风报信,导致苏军方面反应及时。眼看着来自各方的围追堵截,他马上意识到,去列宁格勒“宣布起义”的计划已经实现不了,于是便命令改变航向,朝瑞典海域的哥特兰岛驶去。

  很明显,这路线一改,“叛逃”的嫌疑也“坐实”了,更给了苏联海空力量将它击沉的绝佳理由。

  海军方面看似行动很快,柯索夫中将也下达了击沉的指示,但效果却并不理想——毕竟都是海军“达瓦里希”,有着同袍之情;

  而临时被拉来执行轰炸任务的苏联第15航空集团军的飞行员们,不知是出于天气原因还是什么其他的,竟然也没下死手。

  要说领头的这两架负责击沉“警戒”号的2架图-16轰炸机,它们对水面上的舰艇来说,可谓是致命杀手——飞机上带有专门攻击海上大型目标的AS-2空舰导弹。只要飞行员轻轻地按下投弹按钮,“警戒”号就直接灰飞烟灭了。

  图-16轰长这样,曾经执行我国首次试验空投的任务,也启发过咱们的轰-6高亚音速轰炸机

  大约7时15分的时候,他们按照基地给出的坐标位置,发现了“警戒”号,并立即将其锁定,打开了火控雷达。

  瞬间,两颗导弹呼啸着飞了出去,一颗直接偏离了目标,另一颗则打到了“警戒”号尾部。

  后来,有关这次很“丢手艺”的打击行动,面对相关调查,图-16轰炸机组的成员们口径统一,理由似乎很说得过去——天气状况影响,当天海面一层浓雾,难以精准判断目标位置。

  首次发射失败后,图-16轰炸机仍旧围着“警戒”号上空不停地盘旋。但令人意外的是,突然,他们接到了基地的命令,轰炸任务取消,立即返航。

  遭遇两颗擦肩而过的导弹后,舰上的官兵陷入了惊恐,哪怕是那些原本主动选择追随政委同志,要搞“二次十月革命”的水兵们,也发生了动摇。

  毕竟,谁身后没有父母老人、妻子儿女,这种大规模海空围追堵截的情形下,再跟萨布林一起走到黑,后果是什么样的,人人都很清楚。

  更何况,此时的警戒号还无法马上实施对空射击——因为负责操控导弹的官兵反对哗变,被捆在隔舱里了。

  这导致,面对头顶上的数架图-16轰炸机,“警戒”号就是个异常被动的活靶子。

  很快,“警戒”号上的官兵们兵分两路,行动了起来,他们找到并放出了舰长波图利内,并成功制服了萨布林。在反抗中,萨布林的腿部中了一枪。

  与此同时,对其进行追击的苏联其他军舰上的水兵们也登上了警戒号,再次确认,哗变已经被平息。

  至于瓦列里·萨布林的“作案动机”,开始的时候,都以为背后有故事、很复杂,但越审,却越令人感觉,他的动机,似乎很单纯。

  审讯记录表明,审讯者认为萨布林看起来非常天真,甚至有些孩子气。但他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稳定,时而温和,时而偏激,有躁郁症倾向。

  对于瓦列里·萨布林的背景调查也证明,他整个家族三代人,都没有任何海外关系能同这次哗变相联系;

  而且,发生哗变前,萨布林也并未主动跟任何一个北约国家或者中立国的任何政府,以及民间机构有过交往。

  电影《猎杀红色十月》中这些充满了正义感,忙前忙后的西方人,现实里都是不存在的

  很可能,他这次豪赌的初衷,确实就是不满“特权阶级的路线作风,要让苏联回归列宁主义的正统”——进行“第二次十月革命”。

  要知道,如果瓦列里·萨布林不这么意气用事,他也能在苏军系统里过得相当不错。

  1939年,萨布林出生于军人世家,爷爷和老爸都是苏军中层干部,分别参与过苏俄内战和卫国战争,当过战斗英雄。

  萨布林16岁就被推荐到伏龙芝海军军事学院学习,在校期间表现突出,成绩优异。

  根正苗红的萨布林毕业后,被分配到了苏联北方舰队,成为了一名“政治军官”。30岁的时候,晋升为少校。

  没成想,这期间,萨布林经历了一场几乎令他垮掉的爱恋——心爱的女友竟然劈腿嫁给了自己的上司。

  本来,萨布林连两人结婚用的被褥、刀叉和锅碗瓢盆都兴冲冲地采买好了....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非常消沉,觉得全世界在自己眼中都是灰色的,对单位晋级什么的也不再上心。

  不过,据他的同事和手下的士兵讲,虽然政委同志有时候看起来不那么阳光,但一直是个好军人,好领导,对党组织也非常忠诚。

  1976年7月13日,将自己比作唐吉坷德的瓦列里·萨布林被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以叛国罪判处死刑,并于当年8月3日执行了枪决。

  其余曾经跟随萨布林的官兵们,也都接受了极为严格的审判和调查,有的被判刑,有的被直接开除或遭遇了降职、调离。

  对于这次事件,当年的苏联方面对外界宣称为一次拦截演习。直到俄罗斯联邦时代,才公布了一些档案,很多当事人现身回忆,这才还原了事件的真相。

  此外,俄联邦最高法院军事法庭还重新审理了“警戒号”一案,认定萨布林行为不算“叛国”,量刑有些过重,其罪名应为“滥用职权”,由此撤销了20多年前的死刑判决。

  当然,长期以来,西方人是不愿相信“列宁主义者”这类说法的,他们更喜欢将“警戒”号事件描述成一个“叛逃行为”。这就有了好莱坞电影里《猎杀红色十月》以及同名小说中,那个投奔美国自由世界的勇士苏联军官~马科·雷缪斯。

  试想,瓦列里·米哈伊洛维奇·萨布林同志如果泉下有知,看到这部西洋人向他“礼敬”的西方影片,一定会气得掀开棺材板子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