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透新闻

“价值五个诺奖的头脑”——因揭穿谎言成为全民公敌

发布日期:2022-07-26 04:10   来源:未知   

  1881年9月29日,米塞斯诞生于奥匈帝国的莱姆堡市。米塞斯是20世纪著名的经济学大师,卓越的自由主义思想家。2000年被美国《自由》杂志评为“自由至上主义的世纪人物”。他的弟子中最著名的经济学家是弗里德里克·哈耶克和穆瑞·罗斯巴德。其中哈耶克于1974年代表自由主义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1973年10月10日,被誉为“价值5个诺奖”的经济学家米塞斯溘然长逝。

  翌年,他的学生哈耶克以阐述米塞斯原创的“商业周期理论”而荣获诺奖。很多学者因未获诺奖而抱憾终生,然而,米塞斯未获诺奖,却成了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大的遗憾。

  一战后,奥匈帝国土崩瓦解,随即陷入恶性通胀与大萧条。乌托邦主义经济学家对此束手无策。危急关头,米塞斯力挽狂澜,出手遏制了恶性通胀——乌托邦主义在奥地利彻底破产。

  1922年,计划经济的乌托邦神话抬头,当人们对此趋之若鹜时,唯有米塞斯的在书中斩钉截铁地宣称:乌托邦主义取消了价格,无法进行经济计算,这注定了中央计划者永远无法掌控经济运作。它注定只会带来匮乏、混乱和奴役。哈耶克读后,毅然成为一名坚定的自由主义者。

  米塞斯出生在奥地利一个贵族家庭,早年的他,曾是一名国家主义者。一战爆发后,米塞斯成为一名炮兵。他亲眼见证了电气化革命的腾飞,还亲眼目睹了大萧条的爆发,国家干预主义与乌托邦主义的大规模兴起。在阅读卡尔·门格尔的著作后,米塞斯成为一名坚定的捍卫“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

  1929年,米塞斯预言的大萧条全面爆发。自由市场受到广泛质疑——大批知识精英,竟将德国的纳粹主义与苏联的计划经济视为救世良方。由于持续抨击两种“良方”,米塞斯遭受迫害,开始了颠沛流离的余生。先是流亡瑞士,1940年,面对纳粹铁蹄,60岁的他辗转法国,流亡到美国。

  当时的美国,国家干预主义正大行其道。所有知名大学都拒绝聘用米塞斯。他落魄到住进了贫民窟,直到他的学生为他申请了一份微薄的私人基金。

  在如此窘迫的环境中,米塞斯完成了旷世巨作《人的行为》。这本被称为“20世纪《国富论》”的书,最伟大的贡献是贯穿米塞斯思想的“现实主义方法论”——当社会思潮争先恐后涌向乌托邦主义和极权主义时,如果说有哪部著作能扭转这一趋势,非《人的行为》莫属。

  哈耶克、布坎南、弗里德曼、波普尔、科斯等自由派大师,以及里根等欧美各国政要纷纷追随米塞斯,在苏联乌托邦主义风暴肆虐的极端年代,他们成为了自由市场与民主政治最有力的捍卫者。

  米塞斯门下大师云集,不仅他的学生“思想和名声”源自于他,还深刻地影响了其他学派的领军人物。

  其中,他最知名的学生莫过于《通往奴役之路》的作者,被誉为“乌托邦的掘墓人”的哈耶克——比米塞斯幸运的是,哈耶克在1991年亲眼见证了苏联的崩溃。

  米塞斯另一位学生罗斯巴德,是现代思想史上旗帜最鲜明的自由至上主义者,他接过米塞斯的衣钵,毫不留情地戳破人们对集体所有制的浪漫幻想,并描述了“无政府资本主义的道德根基”与“无政府的经济体系”要如何运作等关键问题。

  米塞斯信仰纯粹、无比真诚,终生不被人所认可,忍受着“极端”“疯子”“无耻”的指责,但仍然坚定持反对派的立场——为捍卫自由市场,甘做一个孤独的斗士。

  作为奥地利学派第三代掌门人,米塞斯一生成果丰硕。在现实主义方法论、主观价值论、货币理论、经济周期理论、资本与利息理论、社会主义经济计算等方面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米塞斯主张,经济学应出象牙塔,服务于大众,而非特定的机构——这正是米塞斯著书立说秉持的原则。

  许尔斯曼用极佳的文笔描述了米塞斯坎坷的一生,同时也生动地描述了奥地利经济学派与世界经济思想史。然而,译者黄华侨却说:本书不是一本普通的生平传记,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思想传记。它不仅是理解米塞斯思想的一把钥匙,而且让“知行合一”获得一种新的深刻含义:行为学意义上的内在一致性。

  本书被称为自由主义最系统的论述——自由主义原则、政治、经济等等。是古典自由主义最好的入门之物,读懂了它,就等于读懂了米塞斯—哈耶克—弗里德曼等奥地利、芝加哥学派思想的最基本内核。

  正是他所缔造的观念使自由不至于彻底沦丧,使热爱自由的人们不至于孤独,并继续向往光明。但是他的努力是否真正扭转了这股潮流,却是一个需要那些理解他的理论,并和他一样热爱自由的人们加以解决的问题。

  “自由”的基石,不仅是米塞斯解释东西方世界大分流的根本原因,也是米塞斯一生所捍卫的信仰。

  一战后,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盛行,乌托邦主义泛滥时,米塞斯是那个唯一坚守自由市场的学者,他坚定地认为:自由市场是所有人的长期利益所在,是文明和繁荣的支柱。当时,他被当作全世界的敌人,然而历史却证明了,他是“那个时代唯一正确的人”

  米 塞斯一生颠沛流离,他的思想即便在西方世界也曾被视为“异端”,但他却始终如 一的坚持 自己的观念,自由就是他的信仰,思想就是他的武器,他是最后的自由骑士。

  米塞斯的思想影响了罗斯巴德、哈耶克、安·兰德等人,作为奥地利学派的第三代掌门人,米塞斯让奥地利学派再度崛起,他因此被誉为“奥地利学派的院长”。他是影响思想家的思想家。正如罗斯巴德说:“米塞斯的《人的行为》是文明人必读的经济学《圣经》。”

  但遗憾的是米塞斯的思想与著作,在国内仅在少数学者、企业家圈子中流传。为此,「游子三月三」诚挚推荐“读懂米塞斯”系列,读他的人生和作品,从中汲取力量。